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住久了,特别喜欢到古镇去休闲一下,那木屋楼阁,飞檐陡壁、小桥流水充满着无限韵味。
     以前曾到过丽江古城、黔阳古城、同里等地方,说不出的激动。遗憾的是每次步履匆匆,来不及停下来细细的品味。得知要到西塘去,我又充满着渴望。但我没有到网上去查阅西塘的资料,想用自己的眼睛和心去感受它的美。还要在那里住上一晚,把自己完全的融入到它的生活。
     在暮色朦胧中,我们走进西塘,江南印象一下子攫住眼球,我象孩子般的兴奋,扑向它的怀抱。沿街小巷已亮起红灯笼,心一下子就飞离现实,虚化起来。
     踩着麻石路面、爬过石拱小桥,穿越廊棚,钻进里弄,心变得飘渺,忘记了自己是谁。坐上小船,摇橹而行,日子变得休闲缓慢。看转角的修竹、望沿岸的垂柳,美无处不在,随意安然。
     没有奇楼异景,没有大家名流,它就是一个平凡人家居住了千年的古镇。正因没有额外的装饰、没有附加的藩篱,一切朴实亲切。就像是逢着一位百岁老人,不一定有传奇,不一定有风流,但历尽风雨,她的每一道皱纹、每一根发丝,都已经不同寻常,耐人寻味。
    最喜欢我住的地方,一个临水而居的小阁楼,木墙木地,走起来咚咚的韵味。睡的是雕花床、对的是雕花窗,还挂着粉色的纱帐,这在古代应该就是小姐的闺房吧。尤其是它还有一个木质露台,可以边荡秋千、边喝茶、边观景,太惬意了。在露台上,远眺深沉的天空,近览灯火倒映的河道,风景就在眼前。想那古时的女子,不能到处游逛,能有这样一个小楼也不错,站在这里,独立的窗口就有了流动眼眸,寂寞的日子就有了生气,一条窄窄的河道流动着心思、流动着期盼。这条河道的宽度真好,不远不近,对岸人家的生活也在眼底生动起来。邻里之间的距离恰到好处,可以隔岸相呼,声声入耳;可以相对而视,颦颦入眼。若想安静时,窗户一关,邻居就被河道拦住。当然,也不用担心难通往来,需要把手言欢时,不远处都有渡河的桥梁。古镇的日子就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随心所欲,往来千古。
    我还在尽情地遐思,同行的姐妹在露台上唱起来小曲,引来游人的驻足观望,姐妹们不以为然,反正谁也不认识谁,让他们瞧吧。其实,内心深处,每一个女子又何尝不把自己当做是小家碧玉,希望高高在上,而楼下会有一位痴情的书生,引颈张望,流连忘返。姐妹们还问我,面对此情此情,是否诗兴大发,我随口吟道:好似嫦娥下凡来,化作碧玉隐楼台;熙熙攘攘红尘客,半卷珠帘为谁开?姐妹们哈哈笑起来,笑得那么开心。
夜色渐深,店铺一个接着一个关上门板,热闹的古镇渐渐安静下来。我也躲进小阁楼做一关于古镇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