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以前的事情
农村低压改造给各家各户换表接灯 
该轮到我家了
来了个在大队里混着的走卒一兵
眉来眼去 递烟给电工
意思是先给他接才行

当时天色以晚
如果这样 
这晚上
我家就难以亮上电灯
七岁的女儿在一旁
盼着早些接通
快快打开电视看节目
用上电灯照明

可是 那人很凶
声称  
不先给他接不行
我没有吱声
女儿眼巴巴的看着发愣
我们只好看着电工远去
给他家接灯
我对女儿说:
我们等一等 
先点上蜡烛
一样有光明

那晚没有看上电视 
没有用上电灯
女儿很懂事
并没有显出多么的不高兴
只是问我:
在大队里的大?
还是在学校里的老师大?

这一问把我问蒙
我眼睛都模糊了
没有吱声
转过去的脸又转回来 
肯定地回答了一声
“老师大“
“有教育法   教师法”
“老师应受到全社会的尊重!”

当时说这些女儿不懂
时过境迁
那样的人已经不用
女儿大学快要读成
现在你懂了
十几年前那委屈的情景
是咱厚道谦让的行动
类似这样的谦让
爸做的很多
数也数不清

你还问过
为什么我们的收获要付出那么多
为什么我们的所得要付出那么大  那么多
为什么我们不断眼睛流泪 心流血
我说 
这都没什么!
这才有滋味 
这才叫生活

你还是要追问
到底为什么
是否你在埋怨我
是否你在怨恨我
不会吧
无怨无悔
我这样走过
传承着礼让和谦让
我们很坚强地生活

谦让是美德 
心痛算什么
我们没有被困难吓倒过
我们没有被不公征服过
心里的烛光总亮着
祖上的美德总折射
你要工作了
很多事情已懂些了
小事别计较
幸福生活靠大家
就盼女儿找到好工作
挣钱安家有着落
奉献才智为祖国
赏读多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