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吟曼舞

芦苇,是岁月里摇曳的诗人倩影。芦花,是诗人在纸上泥土里长出的白发。 
纵然白发三千尺,那也是诗人在飘逝的岁月里淘洗的静思默想。 
芦花,风折不断,雨打不折。以不屈的韧劲,顶风冒雪,触摸阳光,牵手云朵。
一枝枝芦花铺展开来,就是一幅气势如虹的画卷。芦花,以风雅的格调摇曳,仿佛在向诗人吐露沐浴阳光雨露的惬意。   
静默的芦花,像一袭柔曼的帷幕,飘逸中蕴藏无数个梦境,把我罩在里面。摇曳的芦花,如一帕净白的恋语,融进我的血液,荡涤我的诗魂悄然苏醒。
在水之湄,芦花开了,一朵又一朵,如雪花之净白。在旷之野,芦花白了,一片又一片,如白云之飘逸。虽无艳丽之色,却彰显一种韵律;虽无暗香之媚,却飘荡着一份别样的精彩。
那蓝天,碧水,琼花,就是一首首意境丰盈的诗。无论在清脆欲滴的湿地,还是在杂草丛生的山野,或漠漠荒野的边缘,静默的芦花,遭遇露凝霜染,总是神情飘逸,向上向远,意境悠远而旷达,赋予尘世一道柔美的风景。 
芦花,盛开在蓝天白云下,迎接北回的燕子,裁靓鸟语花香;倒映在水中,仿佛在等候那由远而近的渔歌和摇橹声,清唱几回《诗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芦花,摇曳在无尽的旷野中,为青山碧水演绎一幕幕爱在风雨中的神话,叹惋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的古老歌谣……
我读着芦花,沉浸在一种悠然中。感受春的气息泛起层层涟漪;感受夏的阳光蒸腾热情似火;感受秋的华章意蕴天高云淡;感受冬的威严缔结雪天冰晶。
我深爱着芦花。与芦花深情地对望,放飞如蝶的心事,我的心语如鸿。
与芦花亲近,在芦花平静如雪的形态中,尽享心灵的安宁和祥和。 
我依着浩浩渺渺的芦花,诗思飞逸,浅吟曼舞…… 

顶下楼主哈哈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