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走进无我的崇高境界,便走进纸上一片净土的内心。
诗人是情感的播种者,就像农人是泥土的播种者。
农人,把自己的命运以种子的形式交给泥土,成熟的种子长成高过田埂的麦子、水稻、大豆和高粱,把村庄长得土地般沉重。诗人信仰泥土,就像农人膜拜土神,教徒信仰上帝。

2   泥土的内心,被种子打开。种子从泥土里拱出希望的田野和春天的故事。
农人世世代代信仰泥土,既使岁月里刀光剑影让土地千苍百孔,农人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信念。既使大水淹没土地大旱龟裂土地,农人也不会放弃自己对泥土的忠诚。
泥土,是农人的命根子。净土,是诗人的守护神。

3   开花的泥土,也盛开乡情。
从泥土里长大的乡情,淳朴、憨厚、土味十足,总是沾着草色的血。
无论是谁,只要带着这样的乡情,即使走遍天涯海角,故乡的父老乡亲也装在心中。
在诗人眼里:泥土是村庄最美的净土,乡情是泥土长出的最亲庄稼。

4   那些湿漉的草、缤纷的花、翠绿的树和摇曳的庄稼……所有生命的根,都被泥土拥抱着、握紧着。
泥土收进内心的是种子、水、粪肥和汗水,付出的是喂养我们生命的食粮和血液。
诗人耕耘纸上的泥土,收进灵魂的是激情的岁月,付出的是情感种子长出的精神食粮。

5   麦收季节,金色的麦浪在土地上微笑,在农人的心里微笑。
麦子是在泥土的向往中抽穗长高的。麦子的高度就是泥土的高度。诗歌是在净土的深度里开成花瓣的。诗歌的高度就是净土的高度。
麦穗摇曳着泥土向往蓝天的梦想。诗瓣馨香着诗人追逐蓝天的悠远。

6   沿着一株草扎根泥土的信仰道路,便走进草原深处。
把诗歌交给一株狗尾巴草,夹着尾巴写诗,诗歌就有了土味和草味。土味十足的诗歌常常长在高过田埂的泥土上,就像村头那口老井里的水,喝起来清爽可口。
村庄的泥土很酥软,既使从弯弯曲曲的土路长出的诗歌,也飘着野花的馨香。

7   城里的泥土有点死板。水泥路上行走的诗歌虽然笔直,样子好看,却很少打动灵魂。行走在城市高高脚手架上的诗歌,与草根有关。沾着乡村泥土的脚印在空中行走,诗歌便有了接近蓝天的高度。
钢筋水泥铸造的诗歌,比高过田埂上的诗歌还薄弱。只因后者有了泥土的根。

8   一滴母性的水,养育着泥土骨髓里的血液。
土地龟裂的时候,泥土以憔悴的唇渴望水的润泽。既使把身上最后一滴水抽干,泥土也甘愿奉献给种子。
尘世浮躁的时候,诗人将夜的血熬尽,用信仰泥土的火焰点燃照亮灵魂的诗歌和黎明。

9   自古以来,中国的泥土十分肥沃。
泥土塑造了中国陶瓷。陶瓷血肉丰满。陶瓷的光芒,在唐诗宋词中行走。诗歌的光芒不仅靓丽了陶瓷,更靓丽了泥土。
信仰泥土,就是信仰悠悠五千年的东方智慧。

10  “汗滴禾下土”那首唐诗,是唐朝泥土长出的千古绝句。
血滴纸上土,是诗人用心血凝练灵魂之餐的家园。生命和情感,以种子的形式深入纸上未知的泥土,开着诗花的净土,长出的是诗人灵魂的声音,像窗外绿色的鸟鸣。
追寻美人香草、诗仙太白、苏东坡在纸上泥土耕耘的脚步,诗人的心中便有了诗。

11  泥土,是中国最古老的孝地。
五色土,是中国古代的社稷江山,也是生命以骨头回归泥土的皈依。膜拜土地,就是膜拜先祖的信仰。膜拜土地,就是膜拜涅槃与再生。
信仰泥土,诗人以骨头敲打大地,以血液洇染纸上的净土和诗歌。

12  尘世里总会有污泥浊水。
诗人用香草亲近泥土,用荷魂净化泥土,用秋菊审视泥土,用梅花傲骨泥土。走过四季,诗人用花语塑造泥土人生,用一根清瘦的芦苇在纸上泥土写下两个字:诗人。
芦苇,是岁月里摇曳的诗人倩影。芦花,是诗人在纸上泥土里长出的白发。